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mg摆脱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mg摆脱游戏

mg摆脱游戏:2019首席展望 中欧基金曹名长:A股可能涨得超预期

时间:2019/2/5 10:35:03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10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 2018年单边下行的A股是否会在2019年迎来曙光?  近日,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记者陆续采访了一批行业首席分析师、经济学家等,回顾2018年市场,展望2019年行情。今天刊发的是对中欧基金明星基金经理曹名长的专访。  “我觉得不用等太久,市场应该会回暖...
  2018年单边下行的A股是否会在2019年迎来曙光?

  近日,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记者陆续采访了一批行业首席分析师、经济学家等,回顾2018年市场,展望2019年行情。今天刊发的是对中欧基金明星基金经理曹名长的专访。

  “我觉得不用等太久,市场应该会回暖。”对于2019年权益市场的表现,曹名长充满信心。

  曹名长说:“对于A股市场,我认为全年可能都会有比较好的机会,如果说2018年是跌得超过预期,那么2019年可能是涨得超过预期。”

  在A股市场上,有这样一位投资人,他的投资风格与“股神”巴菲特颇为相似,让资产慢慢实现增值,他就是价值投资一哥——曹名长。

  “我是一个价值投资者。”曹名长说,“市场的风格时常会转换,但是我相信只要始终坚持价值投资,一定会有好回报。”

  从新华基金到中欧基金,曹名长始终风格鲜明。在国内投资者中,崇尚价值投资者不在少数,然而真正做到像曹名长这样,不管是在适合成长风格还是价值风格的市场中,都坚守传统价值投资逻辑的投资者着实不多见。

  在新华基金期间,他用近9年时间创造出业绩回报高达501.94%的基金产品;在中欧基金期间,他的平均年化回报率也超过15%,曹名长也因此荣获“中国基金业20年最佳基金经理”称号。

  与其他价值投资者不同的是,曹名长对价格更为敏感。“所谓的价值投资一定是强调要投资于好公司的,但是当我们在谈好公司的时候,到底是指特别好的公司,还是一些比较好的公司也能包含在内呢?”

  曹名长说,就他的投资方法而言,他不会只选择特别好的公司,更不会选择那些估值已明显过高的好公司。相反,他会选择那些可能存在一些瑕疵但是价格更为合适的标的。


  曹名长

  以下为曹名长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的问答全文:

  【2018年估值波动超过想象】

  澎湃新闻:回顾2018年,你对于行情最大的感受是怎样的?

  曹名长:2018年初,我判断A股以后会进入一个慢牛的格局,这个慢牛很重要的特点就是估值波动是比较窄的,在一个比较窄的区间波动,业绩也不会波动特别大。

  但是实际从业绩来看,经济增长、上市公司业绩其实波动并不大,只是增速下降一些,还是有不错增长的。当然,估值的波动是超过我们想象的,估值跌到了历史低点,这超过了市场的预想。

  当然市场大幅波动,除了国内因素,还有外部因素,是内外叠加的一个结果。

  澎湃新闻:为什么2018年股票、信用债和大宗商品都呈现出较差的局面?

  曹名长:包括信用债、商品的下跌都是同样的原因,因为商品跟经济同样紧密相关。

  【2019年可能涨得超过预期】

  澎湃新闻:如何看待2019年的市场表现?

  曹名长:我比较看好2019年市场表现,我觉得不用等太久,指数可能就会有所上升。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,就是不管是选个股,还是对整个市场,都要看投资的性价比。

  性价比,就是品质,A股中还是有一些不错公司的,经济也有一些不错的亮点。在2019年,我认为经济短期或会企稳反弹。

  对于A股市场,我认为全年可能都会有比较好的机会,如果说2018年是跌得超过预期,那么2019年可能是涨得超过预期。

  当然除了估值低以外,对经济悲观的预期也可能会转变。因为经济可能会触底、起稳,但大家仍然担心,企业的业绩短期不会止住下滑的趋势,2019年上半年可能整个上市公司的业绩还是会往下走,甚至短期负增长都有可能。但要知道,股市可能是经济的领先指标,那股市先跌完了,后面即使业绩还往下走,股市也不会再跌了。

  过去许多年都曾经发生过相似的情况,2005年、2008年、2009年、2012年、2014年等等。2009年是非常典型的,当年上半年企业业绩还往下走,但股市已经涨上去了。就是因为股市提前反映了经济和业绩的变化。就好像2018年,特别是上半年,业绩在增长,但是整个市场就往下跌,同样一个道理,这是提前反应。所以说大家不用过于担心业绩增速在2019年上半年继续下行。

  澎湃新闻:基于上述判断,你觉得投资者在2019年进行大类资产配置的时候,应该如何操作呢?

  曹名长:大类资产配置我最看好股市,其次就是股市相关的标的。商品应该也会有一定表现,当然可能不一定有股市那么好。

  债市上涨最快的阶段正在过去,2019年预计会震荡向上,但不会进入熊市。因为政策还是再继续宽松的,政策继续宽松就会利好债市。

  整个2019年我觉得各个市场都是可以的,但是最看好的还是股票市场。

  短期来看,投资者想要配置投资组合,我觉得买股票基金就可以了。从长期角度看,我觉得配置养老基金,独角兽基金都是可以的。

  【A股投资机会】

  澎湃新闻:你看好的A股投资机会主要在哪些领域?

  曹名长:板块方面,一是2017年大家非常热衷的“漂亮50”、白马股,经过2018年的大幅调整,现在这些标的的估值已经很低了,这些白马股价值股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机会。当然这也是我比较熟悉的领域,像家电、汽车零配件这些白马股颇具价值,都是我比较看好的。

  还有一个就是成长股。我觉得成长股从2015年调整至今,时间已经非常久了,有一些真的有业绩增长的好的成长股,估值也是特别便宜,也会有投资机会。

  从全年来看,成长股和价值股是都有机会的。

  澎湃新闻:能不能详细讲一下看好家电股、汽车股的逻辑?

  曹名长:家电长期的业绩是稳定的,行业结构升级使得价格、保有量也还没到天花板,因此即使受到经济面影响,好的家电公司业绩增速只会下滑,即使出现负增长,时间也非常短暂。经历过2018年的股价调整,我觉得未来随着经济的企稳,家电股也会慢慢回稳。

  汽车板块,我觉得整车面临的竞争相对来说比家电更激烈,但是汽车股的估值比家电更低,有些企业的收入利润也是来自于全球厂商,这是短期的优势。未来,即使不出政策,车企业绩负增长也不会持续。

  汽车零配件行业发展比整车晚,零配件其实有一个替代过程,还是处于成长期的。简单来说,现在家电和汽车股的估值都在低位,未来估值恢复程度可能有差别,但只要有预期就能恢复,经历过业绩和估值的双杀后,随着业绩的恢复,相信估值也会提升。

  【流动性比较充裕】

  澎湃新闻:你对2019年市场流动性情况怎么看?

  曹名长:现在很难判断全年的流动性情况,但是总的感觉是在向比较宽松的状态发展,有一个很重要的特征就是隔夜利率下降很快,说明流动性比较充裕。

  流动性包括国内和国外两部分,如果海外流进来的资金变多,那流动性会比想象的更好。如果海外资金流进来的不多,那可能相对来说只是国内的流动性,市场可能出现轮涨。

  海外市场的调整原本就比A股滞后,海外资金可能会形成一致预期,认为海外市场调整还没结束,有些资金就可能会流向中国市场。再加上MSCI逐步提高A股权重,有可能会带动海外资金进入A股市场,使得流动性进一步充裕。

  澎湃新闻:你会通过哪些指标判断市场?

  曹名长:我是一个价值投资者,市场的风格时常会转换,但是我相信只要始终坚持价值投资,一定会有好回报。

  所谓的价值投资,是强调要投资于好公司的,但是当我们在谈好公司的时候,到底是指特别好的公司,还是一些比较好的公司也能包含在内呢?

  我一直强调两个方面,一个是要买好的产品、买好的公司,第二个是要用低的价格买到好产品、好公司。

  很多人认为我的价值投资就是低估值投资,只看估值,有些人认为只要买成长趋势好的公司就可以,或者只要买好赛道的公司就可以了,这都只是强调了一个方面。

  我不会只选择特别好的公司,更不会选择那些估值已明显过高的好公司。相反,我会选择那些可能存在一些瑕疵但是价格更为便宜的公司。

  【国外资金进来只愿意买白马股】

  澎湃新闻: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,是否会影响A股市场的格局?

  曹名长: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会为A股市场带来两个结果,一个是优质的上市公司更多了,第二个是不好的公司估值可能会往下走。

  澎湃新闻:会不会对创业板造成一定的冲击?

  曹名长:整体上,可能会降低创业板的估值水平。因为A股市场估值,除了上证50这类大蓝筹的估值相对较低外,其他板块估值整体水平还是不低的,当然最近已经调整了很多,但是相对国外还是偏高的。

  如果我们优质公司数量更多了,整体市场估值可能进一步下移,国外资金可能更愿意来投。现在国外资金进来只愿意买白马股,因为白马质地好,又便宜。

  澎湃新闻:你认为2019年市场主要风险是什么?


  曹名长:我觉得最大的风险就是外围市场的下跌短期有可能影响A股,但这不会影响全年。回看十年前,美国在2008年出现金融危机时,美股并未大幅下跌,但A股却跌得很惨,到了2009年,美股持续下跌。2019年可能也会出现相似的情况,2018年A股率先调整、跌得很惨,而美股在2018年下半年才进入调整,目前美股调整还没有结束。这可能是A股短期的一个风险点,但这个风险是可控的。

  澎湃新闻:对于政策方面会有哪些期待?

  曹名长:资本市场在经济的比重以后会越来越大,而它的作用也是越来越重要的,希望监管层要关注资本市场,把资本市场地位提升。

  另外,中国过去长期的经济增长都是间接融资,但是现在杠杆越来越高,如果把间接融资的缺口补足,杠杆就不用加那么高,用股权模式可以让经济健康增长下去。所以说,以后资本市场还是应该有比较大的发展,任何政策还需要考虑到资本市场的反应,并兼顾股票市场的健康发展。

相关评论

本类更新

本类推荐

本类排行
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mg电子游戏娱乐场)